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贞观三百年 > 275 我真的不是boss

275 我真的不是boss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韶州州府官邸,曲江县的几个副县长,俨然就成了跑腿的,州府有什么需要,他们便是要亲自督促,以免出现什么纰漏。
  
  上厕所的时候,两个副县长还偷偷地吐槽,说什么“前世不修,州县同城”,堂堂中上县的副县长,混得跟个生活秘书似的,简直是悲哀。
  
  偶尔偷听到这种话的王同学,感觉这些副县长一点儿都不悲哀,悲哀的是他。
  
  这几天外地传进来的报纸,消息都很劲爆,还有一些不算报纸的报纸,消息也很劲爆。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这他娘的跟他王某人还有关系!
  
  先是交州大学的学生闹出来抗议游行示威,还出现了伤亡,紧接着又是工人罢工,现在交州的州府驻地宋平县,整个城市都是瘫痪的。
  
  车没人开,货没人运,连掏粪的工人,现在都是歇业在家,不是他们找不到活儿,而是交州的本地工人,串联起来搞了大罢工。
  
  原本就是几个糖厂的工人,还有糖浆厂,还有包装厂。
  
  结果游行示威出现了流血事件,一下子就将罢工的规模,扩大了百倍都不止。
  
  七大姑八大姨,认识的不认识,同学同事朋友工友乡党街坊,都是闹了起来。
  
  而源头的源头,是个王八蛋学生仔在交州大学的迎新会上吼了这么一嗓子。
  
  我大佬北苍省状头王角!
  
  谁敢拦我!
  
  “……”
  
  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王角叹了口气,用讥讽的语气说道,“大角哥好威哦。”
  
  可以说,这份从交州传来的劲爆新闻,瞬间就让王角成为了韶州州府官邸内最靓的仔。
  
  靓到爆棚,亮瞎狗眼。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估摸着,低调处理,也能假装没事儿。
  
  偏偏隔壁省的南昌城,有个叫“斧头帮”的有活力社会团体,响应号召,组织工人罢工游行。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帮主冯延鲁先生,表示“斧头帮”有两个话事人,另外一个姓王……
  
  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王角又叹了口气,又用讥讽的语气说道,“王帮主好劲啊!”
  
  这下练了铁头功外加金刚腿也是无用,王角现在何止是最靓的仔,已经靓到怀疑人生了。
  
  现在唐州长就觉得王同学是个人物,不全是因为“狮驼岭钱三郎”这个老师。
  
  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这王同学、王帮主,功力很深厚嘛。
  
  是个社会人。
  
  更神奇的是,明明斧头帮那个王八蛋帮助姓冯,可偏偏就没人去找“大头狗”冯令頵的麻烦,全他娘的都来称赞完全没去过南昌城的王帮主给力……
  
  有病。
  
  全都有病!
  
  通通都有病!!!!!
  
  笃笃。
  
  敲门声再度响起。
  
  王角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响了,反正最近韶州地面是人是鬼都来拜访,而且年龄跨度特别大,身份也都各种复杂。
  
  其中还有曲江县、始兴县的狗大户,略备薄礼,大概也就是黄金百两这种档次,然后委婉地表达了一下,他们在南昌的产业,那是小本经营。
  
  这要是王帮主瞧得起呢,还请高抬贵手,眼下时局变幻,工资好说的,可以谈。
  
  我谈你老母个谈!
  
  王角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这群韶州人,还真以为他是斧头帮的话事人了?!
  
  冯延鲁那个王八蛋是疯子啊!
  
  不过后来一想,也对,谁不知道冯延鲁是疯子?
  
  不,冯延鲁就是疯狗!
  
  跟疯狗是没办法沟通的,但是正常人就不一样了,对不对?
  
  而王帮主,就是正常人。
  
  这合理吗?
  
  这很合理。
  
  “王相公,李公馆的三娘子,前来拜访。”
  
  “不……”下意识的想要回绝,李盛唐那个狗脾气小姑娘,跟她没什么好说的。
  
  再说了,李昪这个老家伙,也没安好心,他已经发现了,这老狗是想尽办法,想要把李盛唐塞给他。
  
  下贱!
  
  “去食堂吧,正好我要吃个面。”
  
  “是,王相公,那我这就去回复李三娘子。”
  
  “好,有劳了。”
  
  “您客气了,王相公,这是我应该做的。”
  
  官邸的秘书都很专业,总之让王角感觉是很舒服的,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嫖嫖乐老先生一路西行,还要专门带着个蓝彩仕。
  
  面面俱到的生活秘书,那真是减少了不少压力啊。
  
  自己以后发达了,也得弄几个。
  
  正这么想着呢,王角换了一身行头,里面塞了钢板,这才安心地出门。
  
  不塞钢板不放心,最近广州出来的铁路,也彻底停了,广州那边消息很凌乱,假消息漫天飞。
  
  更可怕的是,广州都督府的路都督,完全联系不上。
  
  而现在更是爆出来一个大雷,税警团报销了一个加强营,南海县的一个水库垮了。
  
  现在本地的报纸虽然封禁,可是消息传的都是税警团自作孽不可活,想要挖水库害人,结果天公不作美,下了一场大雨,山洪爆发,把税警团自己给冲了。
  
  官报上有两份通报,一份是广州州府的,一份是“东海征税船团”的,都表示水库是地方变民炸开……
  
  换做以前,朝廷直接就开始用这份通报来解决问题。
  
  但是这一回,谁都不敢下这个命令。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如果朝廷的通告,说这是变民炸开的水库,那只会激化更大的矛盾。
  
  原本现在的舆情,就像是一个快要烧干的锅炉,这时候再加把劲,那真是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怎么降温、降压,才是中央要考虑的。
  
  而如果迟迟不给解释,那黑锅就是税警团的,解释就是掩饰,说得越多,洗得越多,没人会信。
  
  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甚至连冷处理都不行,因为周围数省的抗议游行示威活动,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浩大。
  
  尤其是现在,交州率先出现了流血事件,还导致了一次城市瘫痪的大罢工,这要是持续影响下去,那就不是席卷几个省,搞不好东海南海的沿海省份、地区,都要受到影响。
  
  就在王角下楼直奔食堂的当口,江东省方面已经有制糖业相关的企业、单位,提前给工人们放了假。
  
  那些员工来源复杂的工厂,工人全部集中的地方,往往就是工厂,只要提前放假,就不怕大量的工人凑在一起商量非工作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