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96章 灵魂出窍

第96章 灵魂出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眼,月半就过去了,法物大师来到天谷观和张道长一起去了仙女岩。
  佛、道之人,平寡清心,法物大师和张道长仅是清茶淡饭,而且,法物大师并没有带来什么神秘的东西,只是拄着一根拐杖,然后两人慢慢腾腾地走向仙女岩。
  龙虎山仙女岩秀丽俊美,像是天造地设的仙女,有称之仙女现花。修长的岩壁光华如肤,整个岩体酷似一位裸露素体的女子,一道一佛居然在此处修炼,更能说明思想纯洁清净,其境界之高。
  两人在仙女岩参悟研修,一连好几天没有合眼。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间,王大石到天谷观已经有数个月的时光了,这些天下来,张道长和法物大师在仙女岩修炼还没有回来。
  天谷观的道仆们依旧如常,他们好似有永远干不完的活儿,做不完的事儿,成天忙里忙外的。
  自从华苍海与柳菲霞吵架之后,成天看不到两个人的影子,便是吃饭的时候,两人也不会回来。
  王大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把《周天循环法》、散武术、掐诀、驱灵咒练了个熟,又在脑海中回顾楞菇师傅所传授的偏方之类。这天他早早起了身,见院中空无一人,于是又把楞菇师傅遗留下来《行道金诀》拿出来看。
  《行道金诀》是集行里和民间方法、方术之类,包罗万象。偏方、秘方,哑语、暗语,另外,含有布阵、点穴、念咒、灵魂出窍和过路阴阳,算是民间乡土最为神秘的记载。
  哑语和暗语是门派中一种另类沟通方法,需要集体学习掌握,在实际中相互应用,并不是一人所学之术;点穴之术,乃是行道中贯见的武功。王大石比较痴迷的是灵魂出窍和过路阴阳,这两门术法,经过平日的练习和积累,已经掌握方法和要意,只是没敢亲自将自己的灵魂移出。
  王大石出生时,身份低微,遭受难以承受的挫折与屈辱,对于他来说,任何武功和技艺都是宝贝,都是秘籍,都是乐于学习的,而且他会全身心潜入其中。此时王大石练习驱灵咒之后,他开始练习《行道金诀》中的布阵。
  阵法复杂深涩,所涵盖的东西较多,不光涉及符咒和克制鬼怪邪术的物器,还要具备清晰的思维,能够举一反三,见微知著。总归,阵法并非一日之功,需要较强的灵动性和灵便性。王大石没有练习多久,已经是满头大汗,他不怕千辛万苦,又将继续练习,这时候,有道仆们走入院子。
  王大石不甘其扰乱,他站起身子走到厨房中喝了口水,然后走出院子,在天谷观西面的山坡找了个清净的地方研练。
  山坡下方便是一条小径,王大石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朝下看去,只见小径之上,有三个人,看他们的行迹正是朝天谷观走去的,想必是找张道长的。
  王大石心想:“张道长和法物大师在仙女岩修炼,这三个人来得真是不巧,若是告诉他们到仙女岩找张道长,岂不是打搅了他们的研究与修炼,若是到天谷观去,那必定是扑了个空。”
  天谷观的内外都有道仆把守着,道仆们修养较高,如果三人求见张道长,必会及时转告其张道长不在天谷观,如果三人遇到柳菲霞,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柳菲霞性格暴躁又怪癖,如果无理对待三人真是有失道家的身份,抹黑正一道天谷观的待客之道。另外,正一道是名门大教派,一般行道上邪恶的人物不敢到此滋扰生事,来者大都是有求于道家帮忙的普通之人。
  王大石在没有进入乡土派之前,乡土派的大门没有为他顺利地打开,此时此刻他最了解求见者的心态,出于他本身分析的这两种原因,他停下阵法的练习,赶紧去迎接三人。
  果然不出王大石的担心,当王大石跑回天谷观的时候,求见的三人正被柳菲霞横叉相拦。王大石走近一看,那三人正是大福右、大福左和风游僧。三人瘦了一圈,面色灰黄,低着头,没有一丝的生气,如同缸里盐酱腌软的瓜条,软不拉叽的,竟是让王大石第一眼没有认出来。
  王大石自离开乡土派以来一直牵挂着三人,那次乡土派大火,王大石在废墟中没有发现三人,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三人怎么了,当下再见到三人,喜出望外,心中一阵阵的暖流席卷而来,顿时,似乎找到相亲相爱的感觉。
  “那日乡土派大火一片,我寻觅了好久没有找到你们,你们居然没有死在火堆之中!”王大石喜极而泣,眼中一片泪花,惊喜之余,只是看到三人状态欠佳,又担起心来。
  三人从远处跋涉而来,一片倦容疲态,见到王大石,很是惊喜。只不过,三人似乎觉察到自己的生命将尽,怎么也没有以前那样的精神。
  王大石赶快让三人进来,等候张道长辨治他们身上的病症。柳菲霞挡在道上,横着铁叉偏是不让。王大石知道柳菲霞无事生非,看了看她,说道:“柳菲霞,三位前来求见张道长,为何不让进入?”
  前几日,王大石喊柳菲霞叫师姐,柳菲霞很是介意,而今听他直呼其名,心中还是感觉不舒服。她对张道长传授给王大石驱灵咒仍然是不服气,当下明明就是想找茬给王大石些颜色看看。
  “哼哼,你个笨小子,张道长怎么会看上你的!”柳菲霞凶道。
  王大石没有吱声,他看着柳菲霞,希望她能够通融一下。
  柳菲霞丝毫不予理睬,对他怒道:“正一道乃是大教派,岂可让无名小辈随意出入!”
  王大石说道:“柳菲霞,你不难看出三人已经怪病缠身,成病危之态,正一道乃是大教派,如果不以施救,岂又是大派的风度!”
  柳菲霞说道:“既然是怪病,那便更不能随意进入,如果怪病染上千万道仆,那么后果由谁承担?”
  王大石说道:“三人曾经与本人朝夕相处,此病并不会肆意传染,如果怕此,竟可以把三人独开一间房舍,不与道仆们接触,等待张道长辨治!”
  “你好大的胆子,才来几天,便和我较上劲!”柳菲霞不依不饶。
  王大石说道:“如果不让三人进入,三人死在这天谷观道上,不光天谷观和张道长的名誉受损,更是正一道整体美名受损,而你更要承担着见死不救的罪名!”
  大福右三人没有想到这些天不见,王大石居然变得唇枪舌剑。
  果然柳菲霞无言回应,气得身子发抖:“我说不让他们进去,就是不让!”
  就这胶着的时候,华苍海走了过来,见到柳菲霞,赶紧凑上:“柳妹,咱们不要管这些事情!”
  上一次,两人闹别扭至今没有和好,此时柳菲霞不理会华苍海,看也没有看他一眼。
  华苍海拉着柳菲霞,柳菲霞推开他:“你给我滚,我不认识你!你不走,我走!”气冲冲地就走了,华沧海跟着追了去。
  不一会儿,两人消失在眼界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