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133章 蜘蛛网

第133章 蜘蛛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阳先生这时候打开布袋,取出一只陶制的罐子,罐子之内装满黄色的水,水质粘稠,大概是已经封存了很久很久,散发出一股浓厚的尘古之味。罐子之中浸泡着一只鲜红的花朵,南小莲小心翼翼地取出它,这时大家才看清楚,那不是一株鲜红的花朵,而是一只鸡冠子。
  鸡冠子很大很大,通红通红,绽开得像一只鲜艳的花朵,足足撑满了整只罐子,想必是从生长了几十年的公鸡头上摘下取得。
  在民间,鸡冠子有辟邪的说法。人们常说公鸡打鸣的时候,也就是夜间寅卯之时,深夜已过,阳气回升,这时妖魔鬼怪都会隐身。而有的则认为,寅卯之时,鬼邪见到公鸡之冠,就像见到金塔,金塔发出隐隐的之光,更像佛光,令鬼邪怵之,也就起到了辟邪的作用。
  风游僧走南逛北,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鸡冠,惊讶的就说道:“哎!这,他娘的个嬉皮的!这个,这,这个鸡冠可真是大呀!长这么大鸡冠子,想必这公鸡应该跟鹅一样大吧!”
  南小莲说道:“不,这只公鸡已生长百年,身子壮实,体大如羊,脖长如鹿,也只有这么年长的公鸡,鸡冠子才可以自行蜕下来,才是至宝!”
  王大石大吃一惊,他不曾想过天底下还有百岁鸡,而且公鸡的冠子还可以自行蜕下来。
  大福右苦着脸,说道:“嗨,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这么大的公鸡,是谁家喂养的,要是跑出来,老虎见了都吓得屁颠颠的跑!哎,还有呀,这么大的公鸡若是被杀着烧吃,那,那也得用两只锅才能盛满吧!那肉不知道是嫩还是糙?嘿嘿,炖汤一定很鲜美!”
  南小莲说道:“这只公鸡长到一百岁后,每年都会蜕出一朵大鸡冠,鸡冠性本甘凉,但是泡酒之后可以温经活血,鸡冠浸醋有收敛涩肠之功效,可治疗崩漏、带下,对小儿肠风、泄泻有很好的疗效。
  大福左听鸡冠泡酒浸醋,说来说去离不了吃,便觉得恶心,当下呕出不少。
  南小莲见此,也不再多说,取出一只刀子,把鸡冠给割了些许下来,切成一点点大小的丁状碎粒,把剩下的仍然投到罐子之中,然后封好口。她接着把丁状大小的鸡冠碎粒撒在草丛周围,以作诱饵。鸡冠子味道怪怪的,近闻刺鼻,倒似符合蜘蛛的口味,不一会儿,母蜘蛛先从草丛之中探出了身,去吞食地上的鸡冠子,那只公蜘蛛也随之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说起来很是诡异,几人端着眼睛细看,倒是不知这公蜘蛛身出何处。
  原来鸡冠子竟有如此用法,风游僧第一次见到,颇感诧异。
  南小莲说道:“土葬派通常用鸡冠子代替鸡血和黑驴蹄子震邪,公鸡冠子在土葬派都是大用场!”
  总而言之,这两只蜘蛛总算是被引了出来,风游僧看着,似乎有了些许的希望。
  王大石此时也非常高兴,只要蜘蛛出来,那就好办多了!
  公蜘蛛被王大石砍断了腿脚,行动极是不便,当下,王大石和大福左拿着大刀和长棍,盯住了这只公蜘蛛,紧紧地跟着,唯怕它再次闪没了踪影。
  鸡冠子不一会就被母蜘蛛精吞食干净,此时非但没有及时回避躲开,反而在草丛中慢慢地绕起了圈子,每绕一圈,都会停下来用眼睛端视一周,唯怕周遭人们欺近或是惊扰。这只母蜘蛛精个头很大,背后的囊团如倒过来的米斗一般,几人也不敢轻易地向前与之相斗。
  王大石看了看,当下只有自己和大福左手中持起了的武器,这次肯定又是冲当先锋了。
  母蜘蛛的圈子越绕越大,而那只公蜘蛛则用眼睛直视王大石和大福左。
  大福右说道:“先下手为强!”说着便催着两人先把公蜘蛛杀掉,然后再对付母蜘蛛精。
  王大石和大福左听了之后,跳上前去,准备对付公蜘蛛精。
  公蜘蛛精断了腿脚,可是吐出蜘蛛丝使得身体仍然可以行进,似乎比腿脚更快,而另外那只母蜘蛛,此时转完了圈子,正在圈中弹奏起曲子来。
  大福左一棍就擂向公蜘蛛,公蜘蛛吐出丝,丝粘在地上,借嘴中含着粘丝之力,身子往后一翻,躲过一劫。
  每每遇敌当前,都是王大石身赴前线,立马当先,没想到,大福左当下先打出一棍。
  王大石不明白,看了看身旁的大福左,当下不留余力,大刀砍向公蜘蛛。
  刚才那蜘蛛精躲过大福左一棍的时候,王大石已经调整战斗,当下砍过去的这一刀,非但用力大,而且精准,速度快捷,如不出意外,那公蜘蛛必然成了两半。
  大刀在半空中极闪一道白光,就将落在公蜘蛛的身上,突然之间,手中的大刀如被什么事物顶过,偏偏又落了个空。
  风游僧和大福右看得先是惊喜后而失望。
  原来,是那只母蜘蛛此时吐出长丝,顶过王大石手中的大刀。母蜘蛛已经修成精灵,所用劲道自然不浅。
  当下,王大石变换刀法,斜着砍去,刚举起利刀,母蜘蛛精又吐出一道长丝,把公蜘蛛吸附在了身前,然后不断吐出长丝,编织成蜘蛛网,蜘蛛网越编越厚,形成一只巢穴,保护着自己,然后,在网状的巢穴之中,自得地奏起了天籁之音。
  大福左拿着棍子就跑了过去,脚刚刚踏入草丛之中便怎么也走不动了,仔细一看,鞋底已经深深地粘在了草丛之上。草丛上已满是母蜘蛛吐出的粘液。
  这时候,几人才明白,刚才母蜘蛛在此转圈子,其实就是喷涂粘液在设圈套。
  王大石暗暗叹道:“果然是蜘蛛精,如此通灵,若非此时发现,自己也将被粘在中心动弹不得!”
  风游僧赶紧跑到别处,扯着杂草堆在粘液之上,以方便行动,顺就把庙中和外界相通的地下通道用砖块压紧盖严,不让这两只蜘蛛再钻进去。
  王大石站在草丛边,母蜘蛛盯着他,只要他移动一点,那母蜘蛛便随着移动,摆出对峙或是进攻的架势。王大石看着母蜘蛛狡邪和凶恶的眼光,突然感觉恐惧,心底倒是有些害怕。突然母蜘蛛吐出一只长长的丝线,这丝线笔直地冲向王大石,王大石举刀就将割断,却见丝线在半空中扭转趋向,正粘在了大福左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