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136章 用餐

第136章 用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村里头的人越聚越多,议论和吵闹之声也越来越大。就在这时,那只母蜘蛛动了动,猛然吐出一根长丝,连接着枝稍,直通向高处。母蜘蛛用身子贴紧长丝向上挪动,待群人发现,已经爬得很高。
  蜘蛛在做最后的挣扎。
  风游僧把长丝点着了火。
  长丝粗柔,遇火就啪啪地燃烧起来,火势忽忽,向高处蔓延,飘在半空中犹如一条火龙。蜘蛛受到火烤,从高处摔落下来,跌了个挺尸。
  王大石安顿好温晴晴,拿起竹节就向蜘蛛捅去,竹节锋利,直插囊团之中,溢出脓脓的液汁。
  囊团渐渐萎缩,汁液就将淌尽。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远处发出一声巨响。
  循声而去,遥似天端而传。
  “是什么声音?是怪物的脚步声?”
  “是他们杀死了蜘蛛精,引来了怪兽?”
  “轰——轰——”
  “是雷声!是的,是的,是打雷的声音!”
  村人们一时间就沸腾了起来。
  恰在这时又传来滚滚的响声。
  大风在此刻也不失时机地刮了起来,忽忽而过,卷荡起滚滚草尘,天地一片污浊浑色。炙烤的太阳迷迷瞪瞪,由纤亮变成了幽红。黑云如浪,滚波席卷,瞬间把残烛般的光丝遮盖得严严实实。没过多久,瓢泼的大雨,如灌而注。
  大旱望云霓!干河坼海,急需润水之溉;草木花枝,急需润水之濡。
  村人们兴奋异常,舍不得躲开雨水,欢呼着,激动着,任凭这雨水打湿衣装,任凭这雨水淹没干涸的心脏。他们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向上苍膜拜感恩。
  王大石和风游僧几人躲在水龙爷庙中,他们见到这一幕,莫名地被感染着,总算没有白耗这几天的努力。
  大福右叹了一声,说道:“嗨嗨,风游僧先生,这民间的传说还真管用,并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我觉得这些传说都是民间日常的经验积攒,然后以某种形式口传而出。这种形式离不开神神鬼鬼、佛家、仙家的,因为人们历来觉得神仙鬼怪乃无所不能,所以传说而出的事件、方法之类,能够让人们信服!”
  风游僧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民间的传说并不都是空穴来风呀!”
  大福左说道:“下次,咱们每到一个地方,都多打听些民间的传说,说不准就派上大用场!”
  风游僧自嘲地笑了笑,默默地说道:“嘿嘿,开始我还真没指望能下雨。这雨水瓢泼而注,大概是巧合罢了,谁都不能保准捅了蜘蛛囊就下雨!”
  雨水打击地面噼里啪啦地响。
  王大石把温晴晴扶到窗口,说道:“你听,下雨了,下雨了!”
  温晴晴虽然已经无法看到,但他很是高兴:“终于盼来雨水了!”说着,感激着,说道:“真是感谢你们的大恩大德,只要能降下雨水来,我瞎了两只眼睛又何足挂齿呢!”说完,便哭了起来。
  不一会儿,窗外噼里啪啦雨打地面声变成了哒哒的水滴声,是雨点落在水面的声音,说明雨水已经下足下透,地上已经存满了水。
  又等了片刻,雨便停了。
  总算起来,下雨的时间不是太久,但是雨水倾盆如注,雨量充足,大地湿润,河涧饱长。
  高大统带着湿漉漉的村人来到庙中给王大石几人磕头,噗通一声跪下,膝下,水花四溅。
  王大石几人真是承受不起。
  风游僧赶快把高大统和大个子扶起来。
  大福右倒是有些居功自傲,说道:“我们几人,只是略施小计,施展了些瞎猫触老鼠的伎俩,微不足道,不从挂齿,何足言谢!”
  大福左此刻说道:“哎,你们若是要感谢,就感谢上苍保佑!”
  听说这话,高大统和村人又都跪在了地上,感谢上苍!
  感谢过后,村人还是不走。高大统走到温晴晴跟前,含嘘了一阵子,对她的眼睛很担心,他说道:“这是可怜的孩子呀!这是为了村人才受到的伤害,村人们感激你呀!此地没有好郎中,本人一定托人为您寻找好郎中,看好你的眼睛。——哎,当初,当初都是我的糊涂呀!信奉了风凌霄这个骗子,害了您的父亲。现在你无家可归,如不嫌弃,本人就认你做干女儿吧,从今以后,你就在我家住下!”
  温晴晴摇了摇头,婉拒了他的好意,她把王大石的手臂握的更紧,似乎是在表明已有归宿。
  风游僧接着说道:“我们也算是行道中人,在行道中接触的奇人异士较多,就让温晴晴跟着王大石,相信不出多久,便可得到治疗!”
  高大统连连点头。
  温晴晴所中的是蜘蛛剧毒,土葬派南阳先生对之束手无策,当地的郎中更是无策应对。
  其实,王大石牵挂温晴晴的安危,觉得不应把她留在当地耽误治疗,只是迫于颜面没好开口,但听风游僧这么一说,正对自己的心意,无比高兴,心中的一份牵挂也在瞬间减少了很多。
  高大统对风游僧佩服得五体投地,什么都听风游僧的,当下也不再多言,说道:“那,那,既然风游僧先生有此打算,高某人多说无益,一切遵从!”
  说完,高大统立刻分配村人到家中准备酒菜,以宴请王大石几人一行,同时也为今日的降雨,祭天庆贺。
  风游僧和大福右早就想美餐一顿,满口就答应下来。
  王大石一行和村人们随着高大统回家中。
  时间也不早了,群人刚走不远,听到远处传来锣鼓之声。王大石几人正自惊奇,只见坡上迎来一群村民,这批村民好似从远处而来,赶在路上时被淋了瓢泼大雨,身上都被湿透了。他们一边走,一边议论着。王大石细察,感觉乡音亲和,身影熟络,正自思量之时,逮眼便见到领头的王里长。
  原来正是古安寨村的村民们,当地干旱,殃及半省三县,古安寨村也是受害村庄之一。
  王里长跑近王大石,牵着他的双手,欣喜地说道:“孩子,听说有高人到此地求雨,我便琢磨这高人是谁呢,经一描述,我便知道是你,是我的好孩子!为了给你们鼓劲,我动员附近的村民百姓们赶过来,刚近这块地方,便下起雨水来。周边人说是一位姓王的青年你杀死了蜘蛛精,请下来的雨水甘露,俺就跟村人说,这是你的功劳,村人们听说你能干,不在是之前见不得面,拿不出手的傻憨子了,都在为你高兴!”
  王大石心中一阵感慨,他朝故乡的人们看过去,有隔壁的邻居,有为己做媒的张阿婶,铁匠铺的老伯,还有老千岁,东方夫妇……
  当然,还有,还有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是的,东方氏兄弟俩与王大石是一个村上的。
  其中,东方清落身背一把长剑,英挺威武地站在当地,眼睛斜视着,一副傲气凛然。
  “是的,家乡受了灾害,他们兄弟俩回家探亲的!”
  大福右和大福左也都是一个村上的人,见到乡亲们,赶快拥了上去,笑着,闹着,寒暄着。
  王里长喊道:“大憨子,之前村人都笑话你,小觑你,刚才下雨之后,都夸你呢,说你长大了,能干了!”
  村人都有意无意地看向王大石,然后议论起来:“哦,长大了,变了,变得英武,高挺了很多唉……”
  王大石笑了笑,眼中浸满泪水,回想起之前的落魄,此时的心底一阵阵的冲动。他想,自己从屈辱、讥诮、漠视、困苦之中一步一步成长,如此辛酸艰难……这时,他逮眼瞟到了老千岁,老千岁也看着了他,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王大石想,自己还很弱小,待等扎固翅膀,身边的琳琅小鬼便自然少了。他暗中发誓,一定要好样的,为养父争面子抬头做人,让自身能够融入古安寨村,入得村谱,成为村中的一员。
  就在这个时候,东方清落一个飞跃,半空展放身姿,如燕翻转,之后,一个倒空,垂直而下,剑尖落在母蜘蛛尸体上,手臂一抖,一伸,蜘蛛粉身碎骨。
  村人见识东方清落武功如此之好,一阵大喝,鼓掌呐喊。
  而在这时,东方清落已经移身王大石跟前,横起剑端,对准了他。
  村人都是吓了一跳,以为东方清落与王大石闹起了别扭。
  只听东方清落说道:“王大石,之前本人进入拜月神教时曾经与你相约一年之后切磋武艺,只是本人已经离开拜月神教,现拜入铸剑帮会学徒,之前约定的时期自然是作废了,拜月神教也不会再找乡土派。楞菇师傅她死有余辜,一直偏向着你,既然如此,那么本人现在便跟你比试一番,以在群众和村人面前证明本人比你强,也让楞菇师傅在天之灵看看,让她后悔!”他逞能好强,丝毫不加掩饰,偏是想在此处给王大石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