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九品九道 > 第138章 蛇灵传说

第138章 蛇灵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走了半天,经过糟坊村。
  前些天王大石、温晴晴和风游僧来过这儿。这里正在建造桥梁,桥桩打不下去,每逢打下桥桩不久就坍塌了。村人觉得很奇异,要把一对幼儿放在渠河之下作祭,然后再把石桩子打下去。后来王大石和风游僧救了孩子。
  此时王大石故意绕到村前的渠河处观看,只见渠河已被引满了水,一座崭新的石桥连接两岸,桥底竖起四根长长的石柱子,桩子打得结实有力。
  渠河的桥边有一人,见到王大石一行在此察看,拔腿跑回了村子,不过一会,糟坊的村民都赶了过来。王大石想:一定是杀死蜘蛛精求得雨水之事传播到了此地。
  村人都热切欢迎着,其中一对夫妇在王大石和风游僧面前跪下来,怀中各自抱了一男孩子和一女孩子,正是这对孩子将被打在桥桩子之下,后得到王大石和风游僧的救赎。
  糟坊村的村民们很是热情,就将摆上酒席招待几位活神仙。大福右和风游僧闹着要留下来,想再蹭两天饭吃,确因王大石要事缠身,便委婉谢言了,离开了槽坊村子。
  隔了两个月余,王大石估摸着东方清落已经带温晴晴回到铸剑行,便于近日去铸剑行,寻找温晴晴。
  就此,几人寻摸着朝铸剑帮走去。
  掐指算来,这已将两个月过去了,按照几人的行程,到达铸剑帮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想必到那时温晴晴的眼睛也已经治好了。
  铸剑帮很远,加之几人对路途不熟悉,一连走了两个多月,终于来到了铸剑帮会。
  且说铸剑帮会深藏在大山之中,山境绝美,教派干云蔽日,大气斐然。
  王大石见此帮会气派,不由得心驰神往,心想东方木白和东方清落在此等教派中拜师学艺也不失自己的身份和其高的禀赋。
  铸剑帮属于行道中的门派,又称铸剑行,专门从事的是剑只的锻造、冶炼和经营。此帮会的主教设置在山腹之中,另外专门有铸造剑只的场地。其中铸造剑只的铸剑师,在本帮中身位最高。
  行道中的每个帮派都有自己的特长,其中铸剑行的惊世之名便是淬火取剑。铁汁火炼溶液,浇入千年寒冰,淬花四溅,寒气冲天,赤烈之热与古寒之冰交融,开出剑槽,天地极热极寒之剑诞世。此剑,百年冶炼,天下无二。传说铸剑行开山始祖一世炼此一剑,死后与剑同葬,葬地之方寸,草木不生,后来演化成石,此石半热半凉,成阴阳之石。不过,此技已经失传,铸剑之术也愈渐下走。始祖以“炼剑”为宗,而如今铸剑行以“驭剑”为宗,故而铸剑行钻研剑阵和御剑,其中五行剑阵,便是拿手好戏。此阵依据阴阳五行精编排列,十人身着五种衣装,分别绣着赤金、生木、流水、焰火、枯土,两人一装,分立五种方位,只要有剑一出,相生的剑随齐发出,相克之剑固守。铸剑帮会以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摆阵练剑,世之万物生生克克,如此攻攻守守,变幻移位,来剑无影去剑无踪,真是天下无匹,在行道之中也算是鼎鼎有名也。
  王大石走到铸剑行主教的大门前,这扇大门虚掩着,院中有两位小徒弟在打扫院落,似乎没有发觉人来。
  铸剑行乃是大门派,门庭显赫,却没有想到如此静落。
  几人面面相觑,揣疑着。大福右走上前来,骂道:“破败的铸剑帮,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是不是都死了!”说完,双手在门上连续敲打。
  “谁呀——”门里头传来清脆的脚步声。
  一徒打开门,看了看几位,说道:“你们这是找谁呀?”
  王大石怕大福右口气不好,首先抱拳礼道:“我们前来拜访找人!”
  “我以为谁家狗儿猫儿走丢了呢?这是铸剑行分行的后门,怎么会到我这里寻起人来,你们绕回过前面一条河,在河东边,那儿是本派的正门,专门有人接待!”
  王大石顺着方向看了看,此人所说的正门,起码要花费半天的路程。
  那人又说:“不过,你们也不用去找了,掌教他们一行人前去山西五台山显通寺了,据说行道中各门各派都到那里云集商讨事宜,听说还要参与一场比试,被选取的人才有资格前去土葬派,帮助土葬派帮主破解梦灾!嗨,听说土葬派的帮主南阳先生前些日子来过本教,跟教主商谈一番之后他便离开了。据听说南阳先生此次走访了行道中众多门派,有龙虎山的正一道教、清风山的乡土派、驱兽帮、拜月神教……。唉……这行道又要聚会了,先前听说要集会选出‘行尊’恐怕经这事缠扰,也得耽搁了……”
  这人说话的速度很快,一开口就刹不住。
  王大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居然在他的口中提到了乡土派,说明乡土派在行道中还是有些威望的,他很是高兴。其实,他还从这话里提炼了很多信息,一是五台山显通寺集会,还有则是所谓的“行尊”。他自不了解什么是“行尊”,当下也没有心思去了解。
  总而言之,这次集会,都是为南阳先生破解幽梦之扰。
  “哈哈,破解幽梦之扰居然要集会,那一定是集结各行各派的高手高人,我等小辈还不一定能参加呢!就是热心去帮忙,还不一定能达到甄选的标准呢!”王大石只觉得集会之热闹,也必将之精彩。
  那人叽里咕噜终于把话说完。大福右看着他:“谁问你这么多了,你说的这么多有意义吗?看你这样子,到文摘苑说书倒是不错,怎么到这里学铸剑!”
  这人呵呵一笑:“唉,咱们的主教喜欢听书,咱们就是专门给他说书的,闲暇的时候整理下院落!——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就纳闷了,本人曾经就是在文摘苑学徒的,说书讲鼓,本人当时在那里头……”
  大福右恐怕他这一说又刹不住,冲他说道:“哎哎哎,你停停,说这么多有意义吗?你现在是在铸剑帮,不是在文摘苑,没有人听你扯闲。我问你,东方清落在不在!”
  王大石没有想到大福右居然用这般口气询问,仿佛是兄弟朋友一般。不过,那人也不生气。
  “啊,原来你们是来寻找新入弟子东方清落!呵呵,铸剑行一年入徒千百,咱们都不曾认识,他却是出了名的奇才一个。他被主教看中,收为亲门弟子,教他五行剑套中的第一套金剑法,正常人修炼此套剑法少说两年,多则一辈子,而东方清落却在三个月之内掌握了此套剑法。主教接着想把其余四套剑法——水剑法、木剑法、土剑法和火剑法一齐都教给他,只可惜东方清落虽然聪明,但是孤芳自赏,虽受喜欢,但也处处防备,况且他曾被拜月神教驱逐过,所以呢,平日得更加留意。至于东方清落自负高大,根本没有……依旧……,至于……”这人一直向下说,也没有提到东方清落究竟在是不在。
  大福右气急了,猛地一跺脚:“真倒劲!你说这么多有意义吗,东方清落在是不在!”
  “其实呢,刚刚本人正要往下说,几位莫生气,在下这就帮你分解,这就帮你分解……”
  “真倒劲!真是一个说书讲唱的!”大福右正要捂住自己的耳朵。那人闭上了臭嘴吧,缓了缓唱道:“你若是问东方清落在是不在,跟你说,说真话,说实话,其实在下也不知道!”
  大福右气得猛地把门关了上。
  王大石觉得这人虽然唠叨,倒也不像是欺骗之徒,他没有说出东方清落到底在不在教中,只能再寻他人相问或自行判断了。他摇了摇头,然后就走了,走了没几步,风游僧转过脸来,推开门,向那人问道:“喂,小兄弟,可否告知你的名姓?”
  其实,风游僧想与之搭讪再次询问。那人咧着嘴回道:“在下名叫张大嘴……”
  风游僧怔住了,他仿佛遇到了一个疯子。说道:“原来如此!张大嘴,自然是非一般的能说,难怪也!难怪也!”径自走了。
  大福左此刻说道:“想必东方清落和温晴晴不在,那人和咱们无冤无仇,自然也会告知咱们。按此推测,第一种可能是东方清落带着温晴晴前去治疗眼睛还没有回来,第二种可能便是跟着铸剑行的主教侯天算一行去了五台山显通寺,好在那里与行道中各门各派集会,一起前去土葬派破解梦灾!”
  王大石说道:“既然东方清落是主教的亲门弟子,亲自传授剑法,想必主教的出行一定会带着他!另外,他逞强好胜,一定想出风头,那必然会去五台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