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日乐园 > 1606 肉鸡的反击

1606 肉鸡的反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为肉鸡,最大的危险其实来自于他们对副本的一无所知——只要双方掌握的讯息量相等,屋一柳就自信他绝不会束手无策。
  
      即使与其他副本测练员比起来,他见过、分析过、测试过的副本数量都是相当大的;几年下来,他也渐渐摸出了规律,把各种各样的副本总结成了几种类型。
  
      第一种,是规则分明、中立公平的,大多是一些游戏类的副本,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都清清楚楚,玩家在规则画出的线里往下走,反而算是最省心的。
  
      第二种,是将你放入一个故事情景里,只告诉你一个前进方向和基本禁止事项;至于该怎么往前走,全靠自己一点点发掘,一步步探寻边界,争取活动空间。在试错过程中面对的惩罚可大可小,但不试错就只能在原地滞留不动——这比第一种来说麻烦多了,却还不是最让人头疼的。
  
      屋一柳最不喜欢遇上的,是第三种。
  
      乍一看起来,第三种副本十分自|由。既没有主持人,也没有副本解说,好像走去哪儿都行,干什么都行——尽管每个人都知道,副本里肯定有一套隐形的规则,你只是不知道这套规则究竟是什么罢了。
  
      即使偶尔有几条规则真被列出来了,用词也非常笼统;必要的时候,它们就像橡皮筋一样灵活,谁也不知道它们究竟能抻成多长,被解释成什么样。规则越含糊笼统,给人留下的活动空间反而越狭窄——谁知道干点什么就犯规了呢?
  
      “驾驶人”就属于第三种副本,甚至还更叫人头疼:从克里斯透的讲述中来看,它的立场好像竟是完全偏向玩家一方的,没给肉鸡们留下多少优势——有倒是仍然有,只是细微得可怜。
  
      进入“驾驶人”副本的过程就像是投胎,有人命好,进入副本房间成了玩家;进了副本活动场地的,不管是被骗还是无意,都成了要不断自卫防备的肉鸡,一个不留意,就会像眼前的彭斯和翠宁一样,永远成为他人腹中之食。
  
      ……屋一柳和阿比此时正站在林子边缘,遥遥地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露营小屋。
  
      大雨停了,却也接近了日暮时分;刚刚展颜晴亮起来的天空,仿佛再次被人一头按入了深水潭里,挣扎不过,终于从西边逐渐浮上来了血色。
  
      彭斯和翠宁一人站在一个灯光盈亮的窗框里,由于背光,叫人看不清他们昏暗面庞上的神色;但是至少他们的面庞形状都再也没有变化过。
  
      他们好像也知道,屋一柳二人准备回来了,因此即使目光相对,他们也没有追出来;有那么几秒钟,双方只是隔着树林与空地,沉默地盯着彼此。
  
      阿比首先有点受不了了。
  
      “我们……我们真的要回去吗?”她小声问,“他们两个应该没救了吧?”
  
      的确没救了。
  
      理论上来说,屋一柳救回阿比的方法,也可以照样用在彭斯与翠宁二人身上——不过,那已经不可能了。
  
      玩家们只要碰上头,彼此仍旧可以互相沟通,这一点屋一柳向克里斯透确认过了。现在小屋中重新亮起灯,就意味着彭斯和翠宁都已经被成功洗脑了——他们打开灯,就是为了要给另外两个玩家引路回去。
  
      在屋一柳与克里斯透交谈的时候,“阿比”身上的效果也该消退了;后者失去了肉鸡的踪迹,相比起在茫茫昏暗中大海捞针,自然更有可能顺着灯光回到露营小屋去,等着克里斯透把二人赶羊一样赶回来。等“阿比”到了小屋之后,哪会不将一切过程都告知另外两个玩家?
  
      向彭斯和翠宁讲故事的机会,在救回阿比的时候,就没有了。
  
      既然没救了,就该考虑怎么利用眼下这个“没救了”的状况——屋一柳从来不会为了洒掉的牛奶落眼泪。
  
      “走吧,”他低声催促了一句,“趁克里斯透还没回来,我们要抓紧时间。”
  
      【牧师罗马领】一共有十分钟的效果时长,在倒数第三分钟的时候,屋一柳就停止了问话,给克里斯透下了一个命令:以最高速朝东边出发,尽可能走得越远越好——这是天父的安排,一颗皈依之心是否虔诚,就看他能在三分钟之内跑得多远了。
  
      【牧师罗马领】生效时,双方必须在四十厘米距离之内;一旦生效,只要效果还没结束,克里斯透就始终会受到效果的蛊惑。所以即使看不见克里斯透离开,屋一柳仍旧很有把握自己把他支远了——估摸着那看不见的“灵魂”前脚一走,他就拉上阿比,马不停蹄地冲向了露营小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