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二章人类的本质就是努力

第二十二章人类的本质就是努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里的这里指的不是这颗星球,是飞升后的这个世界。
  修道者在朝天大陆修行多年为的就是大道飞升,自然要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飞升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赵腊月对曹园说的这句话也包涵了这个意思。
  说完这句话后,她转身走到庙门处,坐到那个高高的门槛上,望向山前的那座小城,身影有些萧索。
  很多年前,井九为了救白早被困雪原深处,她去过白城那座小庙,在那个高高的门槛上坐了很长时间。
  现在井九不知身在何处,同样被困,她再次坐在了相似的地方。
  钟李子与冉寒冬对视一眼——小说里的画面居然在眼前重现,怎不令人感慨?
  要知道这可不是电影,也不是游戏。
  曹园拿了两瓶水递给她们。
  钟李子与冉寒冬受宠若惊,鼓起勇气认真看了他两眼,发现这位的形象与书中描写的相比并不一样。
  这座佛表面的金皮剥落严重,最大的变化是体量小了很多,只是有些高大微胖。
  “我飞升的目的或者说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基础的好奇。”
  曹园走到赵腊月身后,顺着她的视线望向小城里的那些信徒,面部的坚毅线条变得柔和了些,说道:“我一直认为这就是大道的基础。”
  赵腊月没有回头,淡淡说道:“你倒是想的挺开。”
  曹园说道:“真人飞升前讲了三个故事,有个是我的,我家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了,那么想不想得开也都得想开,再说三月终究也是死了。”
  他的身世确实离奇,遭逢也很难用言语形容,境界实力早就到了飞升的那一刻,只不过因为想不开,所以天才不开,直至被井九点破。
  赵腊月说道:“我也要喝水。”
  她在白城小庙里坐过一年时间,与曹园很熟悉,说话也不客气。
  阿大喵了一声,跳到钟李子的怀里,仰起头示意她喂。
  曹园喔了一声,又拿了一瓶水递给她,问道:“朝天大陆现在是什么情形?禅子呢?”
  赵腊月说道:“小和尚与你不同,对外界没有这么多好奇。”
  说来有趣,当年井九喊禅子小和尚,她比禅子要小很多,现在也习惯这样称呼对方。
  曹园说道:“出来的时间其实很短,但想着果成寺已经过了不知多少个春秋,莫名有些想念。”
  想念这种事情与境界、修为高低无关,也与绝情灭性无关,只是很自然的因果相连。
  他会想念朝天大陆,别的飞升者也一样。不然欢喜僧不会把这座城修的与白城一样,还弄了这么一座庙,还在那座城里又修了一座果成寺。
  赵腊月不想和他说欢喜僧的事情,转而问道:“你与陈屋山石人那一战的结果如何?”
  在王右星系的那颗行星上曹园与陈崖曾经进行了一番苦战,行星地表的大裂缝便是证据,但没人知道最终的胜负。就像她最开始的疑问,为何曹园会在这里?
  “我胜了,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选择,所以选择了逃避。”曹园非常坦白地表露了自己的心意,“他告诉了我这个地方,把棺材也给了我。”
  赵腊月微怔问道:“棺材?”
  “是的,我现在是守棺人。”曹园望向小庙后方说道:“不知道这是不是象征着什么。”
  赵腊月、冉寒冬与钟李子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恰在此时有寒风自窗外来,拂起佛座后面的幔布,露出了一个棺材。
  那个棺材的体积非常巨大,由完全透明的琉璃制成,里面有无数繁华美景,还有白鹤起舞,李将军闭着眼睛静静躺在里面。
  冉寒冬与钟李子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赵腊月也有些意外。她走到透明的巨棺前,看着琉璃世界里的祖师遗骸,沉默了很长时间。
  她知道李将军是怎样死的,也知道他的仙骸以及身体里的那截仙丝意味着什么——很多飞升者都想拿到这些,陈崖交给曹园是什么意思?
  “陈崖不了解你,你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逝去的英灵无法打动你,你愿意守棺应该是想以此感悟些什么,问题在于……”她转身望向曹园,“旧世界就算还像活着,实际已经死去,而且终将腐朽,我不认为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启发。”
  “我不是在守护旧世界的遗体,只是觉得死者的清静是很神圣的事情,不应该再被打扰,而且我也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清静地,看看人类,想想人类的未来。”
  曹园迈过门槛,来到庙前的平地上,残破的袈裟在寒风里微颤。
  思考人类的未来——这样的话语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只会徒惹人发笑,或者,说出这种话的人会被认为是诗人,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样的令人信服。
  赵腊月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曹园说道:“你随我来。”
  赵腊月走到透明琉璃巨棺前,以晚辈弟子的身份跪下行礼,然后随他出了小庙。
  曹园带着她们到了雪山的最高处。
  舞动的风雪缓缓平静,赵腊月鬓畔的乱发还在轻飘。
  雪山之巅非常寒冷,冉寒冬境界不低还可以忍耐,钟李子则有些受不了,开始瑟瑟发抖。
  曹园才想起来场间还有个普通人,面露歉意,准备布下阵法御寒,钟李子摆手示意不用,从双肩包里取出御寒服穿上,又把怀里的阿大抱得更紧了些。
  站的越高看的便越远,在这里能够看到雪原外的那座大城,可以看到那些笔直的道路还有像黑点一样膝行向前的虔诚信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