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道朝天 > 第三章备份清除计划

第三章备份清除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超饱和攻击落到那方崖台之前,赵腊月便已经离开大气层边缘,与弗思剑一道来到了地表,落在了那个来过一次的古堡花园里。   弗思剑拥有青山主剑里最快的速度。后天无形剑体的她,在与柳十岁一道研习了南趋留下的鬼剑道后,也拥有了飞升仙人们都无法想象的速度。   青儿曾经栖过的枝头已经断成了两截,落在草地上。   草地上还倒着很多尸体,一些各种颜色的液体正从破口里缓缓流出,看来都是些生化人。还有很多管家与服务人员,像这些同伴一样,倒在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上。   只是数息时间,花家古堡里的人都死完了,竟是没有一个人类。   对这个结果,赵腊月也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遥远的北方传来一道神识,接着是如闷雷般的轰隆巨响。   赵腊月收回弗思剑,挥手用力地掷了过去。   弗思剑破开树林与满是生化液体味道的庭院,在天空中画出一道微带弧度的血色线条,速度越来越来快,如真的光线一般,瞬间来到了北方群山之间。   笼罩群山的巨大引力场已经被更加巨大的白猫像踩雪球一般踩碎,再也没有什么屏障可以隔绝神圣与人间、远古与现在。   那名浴衣少女眼前的黑发微微荡起,然后纷纷落下,就像是有剪刀经过。   血色剑光穿过温泉上的雾气与她的身体,停在空中,显出弗思剑的模样。   少女的眼神平静而淡然,或者更应该说是漠然,没有人类应有的惊讶与恐惧。   擦擦数声轻响,她的身体如那些黑发一般纷纷落下。   她的一切存在都变成了碎屑,飘进了温泉里,渐渐沉入水底。   清风微飘,驱散此间的热气,带着那些剑光继续敛没,最终敛入衣袂。   那是赵腊月的衣袂。   只是瞬间,她也从花家古堡来到了数千公里外的这里,再次握住了弗思剑。   天空里的巨大身影消失无踪,阿大随着满天飞雪落下,落在了她的身边。   它感受着天地间无所不在的信息粒子,用有些疲惫的眼神看了赵腊月一眼,再次发出警告。   杀死那位浴衣少女,不代表杀死了那位。   如果对方再次重新控制整个宪章网络,这次刺杀终究会以失败告终。   远方宇宙里的星系守卫舰队正在准备发起第二次战争。   问题是那位究竟在哪里?是离开了?还是在信息的网络里自如地行走,根本不需要刻意藏匿?   “我根本不在这里,你又如何杀得死我?”   一道稍显机械的电子合成音在温泉后方的建筑里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建筑群里所有能够发出声音的设备,也都重复了这句话。   听着莫名有些像宗教唱诗,给人一种庄严神圣而深远、无法触摸的感觉。   “不要信她。”阿大的神识笼罩群山,冷酷而漠然,“不管是备用程序还是猫的命,不管是神格还是人格,不管是第二人格还是第八万人格,全部杀死就不会出问题。”   那道电子音依然在群山间、在城市里回荡:“我无所不在,根本无法被杀死……”   赵腊月听都没有听,右手一翻取出青天鉴,印在了身边的地面上。   木地板上出现灼烧的声音,温泉里的热雾瞬间变得极浓。   无数道淡淡的青色光线从青天鉴背后的繁复花纹里生出,向着地底以及四面八方而去。   星河联盟的中央电脑当然用的是无核心架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那位机械生命的安全。就像此时不停响着的那个电子声音说的一样,那位是无法被杀死的。赵腊月想做什么呢?   在群山地底深处,有一大片超级运算群,由五千多台终端组成。   在那座复古城市深处的一间仓库里,也有类似的存在。   赵腊月闭着眼睛,盘膝坐在温泉边,弗思剑在她的头顶三尺处,静静悬着,偶尔颤动一丝。   无数道凛冽至极的剑意,随着青天鉴的光线而去,轻而易举地进入那些运算核心,开始进行破坏。   “你——无——法——找——到——我……”   那道电子合成音的语速度越来越慢,听着有些诡异。   阿大看着天空里如雪般落下的引力场能量残余,眼里除了暴虐与冷酷,多了抹嘲讽的意味。   赵腊月还是没有理会那个声音,闭着眼睛,用仙气催发出万千道剑意,在青天鉴的指引下,向着每个运算核心里的程序而去,向着所有的芯片里杀去。   群山、都市乃至遥远的城市里,只要在主星范围内,所有的信号源都在被关闭。   大气层外的那些卫星与空间站的信道也在逐一断联。   主星各个城市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有数十位女性同时觉得颈后忽然生出刺痛,似乎被蚊子叮了一口。   这些少女有的是服务员,有的是学生,有的是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女,有的是已经嫁人的妻子,有着各自的生活,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但眉眼都极为相似。   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原先的人生使命是什么,也不知道此刻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自己颈后的芯片就在那一刻的刺痛里,被完全烧毁了。   在非常短暂的十几秒钟时间里,联盟中央电脑在地底以及复古都市里的两个备用数据库及超运算核心群被关停,像花溪一样、被那位视作备用躯体的少女也获得了真还有点的自由。   天空里的引力场已经破碎,正在完全失去隔绝效果,在这之前赵腊月便完成了第二层隔绝。这听上去简单,实则难以想象,要知道她不是雪姬也不是机械生命,而是真正的人类。   “万物一剑还能这样用?”阿大感慨不已。   这时候的赵腊月脸色苍白,头发被风吹的微乱,看着就像个普通的女学生。   但在它眼里,此刻的她散发着最纯净的剑意,美丽得不可方物。   如果不是太过疲惫乏力,它绝对要去好生蹭一番。   赵腊月睁开眼睛,右手离开青天鉴的表面,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她伸手召来那个木盘,把烈酒斟满,一饮而尽。   她的脸真的有些苍白,头发真的有些凌乱,眼神却还是那样的明亮,黑白分明。   ……   ……   在遥远的宇宙深处有一颗荒凉寻常的行星。   这里不在星河联盟的天文序列里,不在任何记载里。   这颗行星没有什么矿产资源,哪怕通过远距离的射线探测便能知道。但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陆续有很多无人飞船载着很多资源来到这里,然后再次离开,就此消失无踪。行星表面没有任何变化,看不到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地底深处则早已变成了不一样的世界。   这里的温度、气体密度及成分、能源输送带、对外的加密数据通道都设计的非常完美。   是的,就连温度与大气都是设计之后的成果。   星河联盟的中央电脑如果要说有具体的身体,那么就在这里。   无数台黑色的设备排列成阵,其间隐隐散发着青山剑意,竟是经过了修行者的改造。   绿色的机械语言在光幕上快速落下,就像是瀑布一般,谁都无法看清。   忽然,那些绿色字符忽然生起了一道极小的涟漪,然后渐渐扩展开来。   波动的范围不是很大,扩展的速度很慢,却有一种雪崩的感觉,无可停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波动终于渐渐停止,但并不意味着一切回复了平静。   在光幕的正中央,绿色的机械语言字符在有规律地闪动着,隐隐像是一对翅膀在上下翻飞。   就像一只青鸟。   ……   ……   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在主星大气层边缘的观景平台上,赵腊月对冉寒冬等人说过动手的不是自己,动手的也不是阿大,真正向那位少女动手的是青儿。   很多天前,当赵腊月第一次来到主星,在花家城堡里与那位少女见面的时候,青鸟就在枝头静静注视着她们对话的场景,随时准备夺舍。   只不过因为那位少女到处都在,在宪章网络里自由穿行,随时可以离开现场,所以直到谈话结束,青儿什么都没有做。   今天,那位的灵魂被封印在了花溪的身体里,赵腊月与阿大在主星杀死了浴衣少女,毁掉了备份系统,尽可能隔绝系统,让中央电脑不再产生新的灵魂。现在中央电脑或者说宪章网络便只剩下了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青儿终于找到机会成功地获得了控制权。   是的,这就是另外一种层面上的夺舍。   温泉水面的雾气还是那般浓重。   阿大老实地趴在赵腊月的身边——破掉那个巨大的引力场消耗了它太多的仙气与精神。   赵腊月坐在温泉边,手里的酒杯斟满了又干,说明她其实也有些紧张。   阿大的耳朵忽然竖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爬到她的身后躲着。   “哈哈哈哈!”   无数道笑声从建筑群里,从那座复古城市里响起。   “我们成功了!我控制住了这个鬼东西!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略显机械的电子音渐渐变得平顺起来,活泼起来,变成了少女音。   赵腊月放下酒杯,说道:“控制住所有战舰与武器基台,包括空间站与矿星设备。”   不等她说完,青儿有些不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不行……远程物理操作受限。”   赵腊月坐那台巨型机甲离开星门基地的时候与那位有过一次对话。通过那次对话,她确认中央电脑直接进行物理操作确实极难,但应该有绕过权限的方法——只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她没有时间去寻找那个方法——好在事先她便做了别的准备。   “冉寒冬正在把一段程序发送给你,那段程序会让所有战舰认为正要进入扭率空洞,便会自行锁死,然后你把唤醒信号全部改掉。”。   青儿高兴说道:“这个想法真棒!我看到权限条例了,那些战舰没办法自行开启!好了,我已经向所有战舰发去了指令,接下来做什么?接管政府部门的终端吗?”   赵腊月说道:“不,找到控制雪姬的那个方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